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明星

少女遇情郎九年同居青春消逝被富丈夫扫出门公积金

2020-12-04 来源:南昌娱乐网

少女遇"情郎"九年同居 青春消逝被"富"丈夫扫出门

新桂-南国今报 洪静从融水苗族自治县来柳打工的阿秀,9年前与一男子韦某非法同居,生下一个儿子。如今,韦某已发家致富,身家百万,而阿秀却青春消逝,红颜不再,近日被扫地出门,一无所有。前天,阿秀来到今报柳州站,向讲述了自己的悲惨遭遇。少女遭遇“痴情汉”1993年,18岁的阿秀来到柳州市一家小饭店做服务员。一日,开微型车拉客的韦某来饭店就餐,对她一见钟情。韦使尽浑身解数,对阿秀穷追猛打,天天给她送吃的和日常用品。阿秀见韦其貌不扬,略显苍老憔悴,便对他不冷不热。但韦一如既往,热情不减。几个月后,阿秀过生日,韦兴高采烈买来蛋糕,见她依然不理不睬,一时万念俱灰,从二楼纵身跳下。那一跳令阿秀无比感动,没想到世上还有愿为女人去死的男人,她心一软,做了韦的女朋友,并开始与他同居。韦将阿秀从饭店领出,给她开了间发廊。从此天天守着她,不再出去拉客。阿秀再次被他的痴情打动,渐渐地爱上了他。情人早已有家室韦从未相告他已成家,同居一年多,阿秀才发现,年过30的韦在武宣老家早已有了妻儿。她想离他而去,韦以死要挟,苦苦挽留。那些日子,韦坐吃山空,连拉客的微型车也卖了。阿秀不得不转让发廊。韦以做生意为由,让阿秀向母亲借钱,阿秀母亲将全部积蓄一万多元分期给了韦。23岁那年,阿秀有了身孕,她原本想去打掉胎儿,可怕痛,便留下了孩子。其间,韦谎称阿秀流产,又伸手向她母亲要钱。阿秀母亲东挪西借,又筹了几千元钱给他。韦拿着那些钱,开始做起了回收工厂废旧的生意。男人有钱便“花心”阿秀生下了一个儿子。那时,韦对她不错,勤做家务,温柔体贴,阿秀对他感情日渐加深,以至于不在乎他的家庭,也不在乎未来,死心踏地做“第三者”。韦生意越做越好,由每月盈利几千元发展到几万块,甚至更多。他们在柳南小区买了房子,还有车子。“男人有钱就变坏。”韦很快应验了这句话,孩子一岁时,他开始到外面泡妞,找“第四者”。阿秀不时与他发生争吵,多次想离他而去。“你走可以,但必须留下儿子。”韦放出话来。阿秀难舍儿子,不得不忍气吞声,继续与韦生活下去。每月她除了得到基本生活费外,韦挣多少钱,她一无所知。有时为了“第四者”,韦还对她大动拳脚。阿秀曾一气服下两瓶老鼠药,谁料鼠药竟是假的。九年同居一场空韦与“第四者”才分手,又找到其他女人,长期不归家。10月底,儿子生日,韦竟不闻不问,阿秀终于忍无可忍:“如果你再不回来,我和儿子一起死给你看。”韦回来了,阿秀将房门反锁,故意拧开煤气罐,以此吓唬韦,好令他回心转意。韦一脚踹开门,抱出孩子,然后再返回屋里,关上煤气,对阿秀一顿拳打脚踢,她被打得遍体鳞伤。次日,韦带来一个男子,称其为律师。他逼着阿秀写下一份“协议书”:本人自愿离开韦某,放弃儿子抚养权;韦一次性付给本人人民币十万元……然后在协议书上盖了手印。“你斗不过我的!”接过协议书,韦恶狠狠地说,随即令她收拾行李,离开住处。韦带走了孩子,不再让阿秀接近。“我不知道怎么办?我活不下去了。”阿秀走投无路,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付出青春,投入真情,结果落得如此下场,她追悔莫及。用法律武器维权对于阿秀的遭遇,邻居和朋友几乎人人尽知。昨日,她的一个邻居对说,阿秀与韦同居9年,收场却如此悲惨,韦做人实在过分,良心尽失。也有人说阿秀自作自受,明知韦有妻室,还要插足,自找苦吃。阿秀决定拿起法律的武器为自己讨说法。广泰律师事务所廖立民律师认为,阿秀可以起诉韦某,讨回儿子的抚养权和协议书上的10万元赔偿费,甚至还可以告韦某重婚罪。“唉!我希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,告诉更多的迷途女子,千万不要做‘第三者’,否则也逃不脱和我一样的命运。”告别,阿秀长叹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