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电影

龙印血魂第四十八章猎物节能

2020-10-19 来源:南昌娱乐网

龙印血魂 第四十八章 猎物

大蛮带着陈二旦和小白穿行在山脉之中,鸟飞虫鸣,反而显得有些安静,一片肃杀。

三人运气似乎不太好,直到走出去数十上百里地,大蛮终于好现情况,蹲下身子,在地上观察痕迹,又伸手抓起泥土,用鼻子嗅了嗅,眉头紧锁。

见大蛮的神色,陈二旦问道:“大蛮哥,怎么了。”

大蛮十分凝重,道:“有个家伙。”

陈二旦不解,牛逼叉叉的道:“这很好啊,弄回去烤了。”

大蛮想想道:“这是头白水牛,我们绕开它的活动范围吧。”

陈二旦不解:“白水牛,很牛逼吗?”

“我们部落有段谚语,”大蛮道:“机会难得状水牛,白毛漂亮角尖勾,但凡遇着纯牛子,即刻前冲如寇仇。一人拉绳牵不住,二夫挥棍猛来抠,多么危险狮虎斗,非夺其赢不肯休。”

“不会吧,这白水牛这么屌,那我们赶紧走吧。”陈二旦立即心虚,当下也不敢大意。

“走不了了。”二人脑海中响起小白的声音。

“哞!”

一声牛叫传来,大蛮皱眉,握紧狼牙棒。陈二旦大戟在手,随时准备着。

蹄声震耳,如一道道闷雷,十分密集,而且越来越近,不多时,一只三四丈高,六七丈长的水牛拦住三人去路,毛发雪白,三尺长的牛角带着尖勾,一双牛眼睛有人头那般大,十分霸气又十分野蛮。

白水牛鼻孔喷着气,四脚刨坑,一副进攻的架势。

这个时候,逃显然不是办法。大蛮把狼牙棒横在手中,一股天生好战的战意升起,是高是矮,战过才知道。

“哞!”

白水牛大叫,冲了过来,埋头顶着大角。大蛮一跃而起,狼牙棒砸在牛角上,只是一下,大蛮便被撞飞出去几丈远。

同一时间,陈二旦弹跳而来,手持大戟劈下,直取牛颈。水牛摆身,一尾巴抽了过来,正中陈二旦后背,整个人被抽飞出去,撞断几棵大树。

“草!又吃这样一个大亏。”陈二旦大骂,曾经在万兽园,也被一头狂狮用尾巴抽过。

小白没用动,而是选择时机伺机出手。

水牛强势追击,一跃十几丈,四蹄踏下,带着一阵罡风,仿佛一座大山坠下。陈二旦和大蛮大急,赶紧翻身跑开。

“轰!”

水牛踏空,地面被踏出一个一二十丈的大坑,余波将树木推倒了一大片。

“杀!”

陈二旦和大蛮同时杀回。大蛮使出一套棒法,连连出手,强势攻伐,牵住水牛。陈二旦趁机出手,大戟劈在水牛背上,牛毛散落,大戟入肉三分,却是连牛皮都斩不破。

大蛮不断和水牛对拼,双手发麻,有些政府机关“一言堂”的话语权格局虎口破解,血水染红了狼牙棒。

“嘛批!”

陈二旦一跃而起,落在牛背上,竖起大戟,猛然刺下。水牛感觉到危险,胡乱蹦跳,将陈二旦甩落下来。大蛮趁机出手,一棒砸在牛头上。

“哞~~~”

水牛大叫,只觉得头痛,并无大碍。

水牛发狂,顶着大角乱挑,将大蛮挑几个滚翻。陈二旦出阴招,跑到水牛背后,用大戟捅水牛肛门。

“玛的,老子看你这里皮厚不厚。”陈二旦阴笑。

“哐啷!”

水牛两只后蹄猛踢,一蹄踢飞大戟,一蹄踢中陈二旦。

“二旦!”

大蛮大呼,他知道这一踢非同小可,力量十足,莫说是人,铁板都得踢破。

“啊噗!”

陈二旦被踢翻出去,吐出一口血水,腹部破了和大口。

“我草!都说老虎屁股摸不得,他玛水牛屁股也碰不得。”陈二旦爬起来,捂着腹部道。

大蛮松了口气,也暗叹陈二旦肉体强大,换作是他,被这样踢一脚,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“接着。”大蛮扔来一瓶药,陈二旦接住,打开一看,是止血药粉,当下赶紧洒在伤口上。

大蛮分神,水牛撞来。慌乱之中只得急忙横起狼牙棒。

“嘣!”

大蛮被撞翻飞出去,砸在地上,五脏六腑受震,咳了一口血。

水牛乘胜追击,冲向大蛮,大蛮面如死灰。好在此时白光乍现,小白出手,一道光幕罩住水牛,将水牛拉住,大蛮赶紧爬了起来。

水牛发力,冲破光幕,大蛮不停倒退。

“草泥马!”

陈二旦忍痛冲来,跳到牛背上,又是一跳,骑在牛颈上,一手抓住牛毛,一手拿起板砖猛砸牛脑袋。

“哞!”

板砖在手,水牛头皮被砸破,又吼又跳。大蛮冲了上来,一棒抽在牛腿上,水牛吃痛,站立不稳,摔倒在地,陈二旦也被弹甩出去。

受到震动,陈二旦的伤口又流出血来。大蛮迅速跳到牛头后方,扳住牛角,不让水牛起身。

水牛挣扎,又将大蛮甩飞出去,和陈二旦摔做一堆。

水牛发怒冲来,小白发出光刀,斩在牛身上,然而也只是斩破一些口子,没什么大碍,水牛不曾理会,要弄死陈二旦和大蛮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大蛮灵机一动,急中生智,弹身跳起,双手准确无误的抠住牛鼻子,牛的弱点就在鼻子,被大蛮抠住,水牛大叫,猛甩头,但无论如何,大蛮就是不放手。

陈二旦爬起来,用大戟猛斩牛腿关节,水牛吃痛跪地,陈二旦趁机猛攻。

“噗!”

只见从水牛鼻孔中喷出大量的水,大蛮手滑,被水牛挣脱。

这下水牛更加的狂暴了,陈二旦和大蛮不停的躲闪。本来陈二旦是要用火攻,行不行是一回事,就算可以,烧死水牛,就没得吃了,而后又放弃。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。

水牛冲来,陈二旦释放迷魂之力。

“嗡~~~”

水牛只觉得脑袋“嗡嗡嗡”的响,努力摆头,想清醒过来。然而陈二旦不断释放,水牛就是清醒不了,也没能被陈二旦彻底迷住。

趁水牛迷迷糊糊,大蛮冲了上去,往水牛的脑门心猛敲。

越敲水牛脑袋越“嗡嗡嗡”的响,迷糊不清。

大蛮哪里会放脱这个机会,一阵猛敲,直到手都敲软,“咔嚓”一声,水牛脑门心被敲碎。四蹄划拳,倒下地去,慢慢的死去。

总算是干死这白水牛了,大蛮坐在地上不停的喘气。陈二旦一直释放迷魂力,心神疲惫,身子乏力。

“奶奶的!”陈二旦躺在地上闭目养神。

足足过去三四个时辰,二人才使用方法:恢复三成,此时天色渐暗,再疲惫也不得不回去。

“这次多亏二旦弟。”大蛮笑道:“部落里从来没吃过白水牛,今晚可以享受了。”

陈二旦和小白也是暗中吞口水。

大蛮拿出兽骨,用同样的方法将白水牛化小,扛在肩上,带着陈二旦和小白回部落。

长沙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
小儿肚子胀气吃什么药
乌海治疗白癜风医院
友情链接
南昌娱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