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综艺

将门媳第一百零七章醋意横生节能

2020-10-19 来源:南昌娱乐网

将门媳 第一百零七章 醋意横生

“暗暗暗暗暗度什么?”云瑶都被她吓结巴了,“你胡说什么?!”

没有就好,锦绣抿着唇给她上药包扎,一脸的不开心,“小姐果然是小姐,那些秘密不说也罢了,姑爷都追上门来了还假装什么也没发生,把我蒙在鼓里”。

云瑶看她满脸怨念,反省了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太过分了?没有啊,她也就是没有及时解释,也不是故意的啊。

“下一回再有事你干脆假装我是瞎子聋子吧……”锦绣赌气道,“反正我来也就是起个端茶倒水的作用”。

云瑶默然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凤萧真的不是来追她的,他也压根不知道她是谁,这样的关系说出来有必要吗?

锦绣轻手轻脚帮她收拾好了,这才说道:“刚刚有些赌气,你不要放在心上……我就是觉得我们俩现在在这个王府算是相依为命的关系,你要办事我不多问,但是有些无伤大雅的小事……好吧,你的事情确实与我没什么关系……”她有些尴尬的又说了一全省压栏家禽已2500多万只句:“是我太无聊……想把它当乐子来听”。

她收拾东西几乎是仓皇而逃,云瑶还没来得及说话,她就不见踪影了。

锦绣冲到院子外,在墙角站了一会儿,这才渐渐冷静下来。

是她强求了,她觉得她们是最要好的两个人,现在柳韵蓝不在这里,她就是和云瑶最亲近的人,虽不至于掏心掏肺,但是有些事情云瑶应该跟她说说,可是云瑶拒绝了她的靠近。

这时她才清醒过来,她是云瑶的谁呢?

她不过曾经是云瑶的丫鬟,一个后来被云瑶大发慈悲销了奴籍的丫鬟而已,她每日要做的就是帮云瑶端茶倒水,服侍云瑶每日梳洗穿衣,余下的就没有什么了。

云瑶要做的事情她不知道,云瑶的绣工她帮不上一点儿忙。云瑶说话做事她插不上话,就连云瑶来南郡,来镇南王府,也是她死皮赖脸跟着的。

她不过说了以后绝对不背叛云瑶。但是也仅仅是不背叛而已,她还能多做什么呢?

锦绣静静站在那里,将遇见云瑶以来所有的事情前前后后想了一遍,这才恍然发现,她只是云瑶身边一个影子而已啊。她想靠近,却不能。

“你在这里干什么呢?”竹影的声音响起来,锦绣这才发现竹影就站在门口,正往这边看过来,锦绣下意识抹了一把脸,笑道:“是竹影姐姐,来送绣线了?前几日送的还没用完呢”。

“这倒不是”,竹影见她表情不太对,聪明的没有多说话,只是指了指身后丫鬟拎着的篮子。“厨房送来的荔枝,世子吩咐给姚姑娘也送来些”。

锦绣上前看了看,惊讶道:“这么多?”她以前在云府上,全府一夏能吃到的荔枝也就这么多了吧,大部分都被吴氏送去给四小姐云湘,其他人只是尝尝鲜而已。

竹影轻笑着掩唇,“王府家大业大,荔枝也多啊”。

云瑶从屋里出来,见丫鬟手里的篮子,好奇地问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竹影行了个礼伶俐地回答道:“府上新进了荔枝。世子吩咐给姚姑娘送来些尝尝鲜”。

她见云瑶一点都没有惊讶的样子,心中暗暗讶异,荔枝在北方夏日可是稀罕东西,主要是不好保存。往往没等运到就烂了,这么一篮子荔枝,姚姑娘却没有露出丝毫惊讶的表情,这位要么就是见过大世面,要么就是太淡定。

一个绣娘能见过多大世面,要不是手头拮据哪个姑娘家会直接搬到别人家里做绣活?

这样看来这位姚姑娘还真的是个有城府的人啊。

荔枝送到。竹影准备离开,云瑶忽然开口了,“竹影姑娘等一下,小女子有些话想和姑娘说”。

竹影不明白她要和自己说什么,云瑶却先对锦绣说道:“你出去一下,我和竹影姑娘单独谈谈”。

等到屋里的人都出去了,云瑶关好门,这才走到竹影身边,将这个昔日的大丫鬟仔细打量了一下,才问道:“你知道你家小姐是怎么没的吗?”

竹影一刹那面色大变,稳了稳心神,前思后想片刻,确定以前没见过这位姚姑娘,这才说道:“姚姑娘为何这样问?”

“我只是想知道,你家小姐被灌了毒药害死之后,你想不想为她报仇?”云瑶神色淡然在她对面坐下,看着竹影的双眼。

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……我家小姐……是被人害死的!”竹影失声,差点从凳子上掉下来。

云瑶安静的看着她,又吸了一口气才说道:“你家小姐叫温云瑶,南郡首富温家的嫡女,嫁进府上为世子妃,后来你家小姐生下小公子,产后血崩而死,其实她本来可以活,但是因为身边的人都被林挽月支开,被灌了药,这才死了”。

竹影以前就怀疑过,但是从来也没想过真相原来就是这么简单,她听林挽月的吩咐去准备参汤,回来就听说人没了,这时候才知道,除了她,别人也被支开了。

“小姐被灌了药?毒药吗?可是我后来再看见……”她哽咽了一下,“看见小姐的时候,她没有中毒的迹象啊”。

她哭得满面泪水,几次哽咽的说不出话来,看见云瑶一直在看她,她解释道:“我其实……我心里难受……小姐对我特别好,可是她去世的时候我却不在她身边,小姐她多、多孤单啊!”

云瑶闭了闭眼,觉得眼睛有点酸,“是啊,她多孤单”。

竹影哭得更厉害,一边用衣袖擦脸一边说道:“小姐那么好,林挽月她为什么要害死小姐啊!”

云瑶沉默的坐着看她哭,等到她哭够了,才说道:“你家小姐为什么被害死,你难道不知道吗?”

竹影双眼红肿着,点了点头,她当然知道,宅院内的肮脏事,不外乎都是因为争宠争权引发,温云瑶虽然不得宠。但是她稳坐世子妃的位子,便碍了别人的路了。

“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啊?”竹影哭够了,才有心思问云瑶问题,她嗓子微哑。带着些鼻音,听起来便有些撒娇的语气。

云瑶暗叹自己的贴身丫鬟还是这么温柔娇俏,听她这样问便说出早就准备好的回答:“世子妃临死前林挽月出去过片刻,她许诺给那个灌药的婆子一大笔钱,那婆子就给我带了个消息”。

竹影点点头。“那你又为什么要管这件事?”

云瑶义正词严道:“我曾经受了世子妃天大的恩惠,世子妃救了我爹娘一命,我发誓这辈子一定要报这个恩,所以才来了王府”。

竹影想了许久,但是温云瑶以前总是跟着柳家小姐出去,有时候也不带她,她也不知道温云瑶到底有没有救过人,应该有吧,不然人家凭什么拼着命来报恩?

云瑶见说动她了,这才慢慢道:“我要为世子妃报仇。你呢?”

竹影沉默了片刻,云瑶也不心急,一直等着她。

她知道竹影这丫头看着瘦瘦小小的一个小姑娘,其实脾气倔得很,而且绝不会因为知道了她的来意而告密,她现在就等,要么竹影决定不帮她,安安静静做个王府三等丫头,要么帮她,二人联手收拾一个林挽月。

竹影也想了好多。因为眼前的姚芸毕竟只是来报恩,她的主子已经死了这么久,若是她跟着姚芸,有可能会因为此事送命。但她要是装作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,则可以安稳在王府继续生活下去。

她到底是要为已经死去一年多的主子报仇,还是守着现在的身份看着姚姑娘和林挽月对掐?

良久的沉默之后,竹影轻轻点了点头,“我在府上被林挽月的心腹打压到了这地步,现在也只能当个三等丫鬟。或许哪一天她成了世子妃看我不痛快便能捏死我,还不如拼上一把为小姐报仇!”

――――

锦绣沉默着端来晚饭,二人相对而坐,云瑶见她面色平淡的吃饭,完全没有以往的活泼,便放下了筷子。

锦绣也立刻放下筷子,只是不看她。

“你还在赌气”。

“没有!”锦绣很快否认,只是说道:“小姐都还没吃,哪有我一个丫鬟吃的,奴婢不敢先于小姐动筷子,这是规矩”。

云瑶被她的语气表情逗笑了,“还说没生气,这都快把自己气饱了,头顶冒烟呢!”

锦绣就像是以前在云府一样,云瑶笑她也陪着笑,但是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她笑的多假。

云瑶叹了口气,“我没告诉你,凤萧也在府上,只是我觉得……我们以后不会有交集,我既然已经逃了婚,那么我们就是两个陌生人,他与我没有任何关系”,她顿了顿,又问锦绣,“一个和你没关系的人,你会特意来告诉我一声吗?”

锦绣被她说的没办法反驳,想想也是,要是她每天看见谁都跟云瑶说上那么一说,云瑶再好的耐心也要被她烦死了。

“这不就完了嘛,那你还生气什么?”云瑶摊手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我只是觉得自己离你好远,你的什么事都跟我没关系,就像两个陌生人一样”,她红了脸,低下头轻声说道。

云瑶拿起筷子没好气瞪她,“什么叫没关系?你做的事对我来说有很大的帮助,只是你不知道罢了,以后不许乱想!”

说着冲早就看好的鸡腿伸出筷子。

锦绣被她说的脸红,有些愤愤自己下午被她气得直哭,这会儿见她准备夹鸡腿,身手利落地一把抓走了鸡腿,一口咬了上去。

“……喂喂喂……”云瑶看着碗里剩下的其他肉块,厨房今日只送来了半只鸡,唯一的一只鸡腿便这样被锦绣抢走了,她的鸡腿!!!

她起身伸出胳膊去抢,锦绣没来得及缩手就被她抓住了,两只手攥着一个鸡腿谁也不松手,锦绣嚼着鸡肉眼神挑衅地冲她笑,云瑶想也没想直接朝鸡腿啃了上去。

“啊!”锦绣松手,看着手上的牙印欲哭无泪,“你说你抢个鸡腿也就罢了,属狗啊,还咬人!”

云瑶满意地啃鸡腿,冲她摇了摇手指,“你不行啊!”

锦绣被气笑了,正要说话,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:“锦绣姑娘,快来开门!”

锦绣应声出去了,云瑶一下子便听出来刚刚那个声音,正是她昔日的另一个贴身丫鬟竹墨的声音,想起中午林挽月临走时的眼神,她暗道不好,伤还没好,她可打不过林挽月!

想到这里她赶忙放下手里的鸡腿,几下擦了手就往外冲去,顾不上肩膀震得生疼。

外面有凤萧和齐柏离的暗卫,躲到屋里林挽月动手他们不好阻止。

她刚刚走到屋门口,林挽月已经风情万种地走进来了,比上中午,她晚上穿的更华贵端庄,端着世子妃的架子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就是镇南王世子妃了。

“姚氏,你真是好手段”,林挽月声音淡淡的,但是语气明显带着刀。

这下连姚姑娘都懒得喊了,直接喊姚氏了,云瑶耸耸肩,肩上一阵疼又让她赶紧一松,不解地问道:“不知我如何好手段了?”

她确实不明白,要说手段,她真的没有这东西,每天看慕凌枫和慕寻在她眼前说话也算手段?

“你倒是能哄,哄得镇南王世子的儿子每天唯你命是从,哄得小公子每日将世子带到你这里来,下一步是不是就是要爬上世子的床了?”林挽月沉声说道。

“真是奇怪了,林夫人自己没本事哄小公子开心,倒是怪我每天陪小公子说话了?”云瑶摊手,语气颇无赖,她知道慕寻不喜欢林挽月,因为这个,甚至影响了林挽月坐上世子妃的位置,这当然是林挽月心头的刺。

反正是刺她就要捅一捅咯。

“什么人想什么事儿,我觉得世子是来陪小公子,在林侍妾的眼中,世子就是来陪我了?”

林挽月脸色一下子变得极难看,世子妃位置久久不得,她本来就心机急,而慕寻和慕凌枫好几天天天来这个院子更让她有了危机感,她从没见过慕凌枫什么时候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,新送来的荔枝他还亲自过问,给姚芸送来这么多,她都没有分到这么多荔枝!

“你这个贱婢,还敢顶嘴!”林挽月冷着脸吩咐道:“嬷嬷,让她知道什么叫规矩!纵然我是个侍妾”,她咬牙,“我也是比她高贵!”(未完待续。)

ps:艾玛,八千字啊八千字,手都麻了……晚安大家

朔州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
虫咬性皮炎有什么忌口
老年人便秘如何调理
友情链接
南昌娱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