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综艺

镇医院来了个卫校的毕业生节能

2020-10-19 来源:南昌娱乐网

镇医院来了个卫校的毕业生,叫张晓丽,长得很漂亮。

晓丽来时带着简单的行李,住在医院临时为她收拾出的一间小屋里。

院长是个和善的老头儿,他来过晓丽这屋几回后,就说,你咋不好好收拾一下啊?

晓丽笑,还怎么收拾呀?。

贴张画呀,摆盆花呀什么的,总该像个女孩子住的屋啊!院长说这话的时候象个老太婆,脸上漾着春光般暖融融的笑。

我不喜欢那样。晓丽说。

院长不说话,咧开嘴,笑成一个很狡黠的模样。

院长认识晓丽在市卫生局当领导的舅舅,他知道晓丽在镇医院不会呆太久。

晓丽话不多,性格却很活泼,只要是在自己的小天地里,便快活得像一头小鹿。每天下了班,在政府食堂吃过饭,回到自己的小屋里就唱歌,有时候还跳舞。除此之外,便用和同学们聊天,聊着聊着,就又唱起了歌。

日子过得并不寂寞。

可是突然间就弄出一件倒霉的事情来,真是突然间。

晓丽到病房给一个小伙子导尿,当她拿了器械正准备操作时,男人的那个丑东西猛然挺了起来。她脸一沉,把眼别过一边,伸手就给了那东西一下。没想到,就那么一下,那东西就萎了下去,再没有起来。

经过检查,小伙子确实是阳萎了。

小伙子没说什么,小伙子的父母却不让了,找到院长闹起来。

医院里,从领导到每个医护人员,全都哑然失色,而晓丽除了哭,还是哭。

这是怎么搞得呀,我儿还没有结婚哪!小伙子的妈妈大哭,她说她家就这么一条根,还怎么找媳妇?她不要什么赔偿,一定要晓丽嫁给她儿子。她说镇医院不能解决,就告到县法院。

小伙子红着脸对晓丽说,你别听我妈的,这事和你没关系。

晓丽垂了头,默默地抹眼泪。

真的和你没关系。他又说,我说过了,这事和你没关系。我妈告到哪儿,我都去给你作证。

是我的。晓丽说。

晓丽的舅舅来了,看到晓丽已经哭肿的眼睛,沉沉地叹息了一声。

怎么办哪?院长问。

他们要告就告吧,该怎么赔偿就怎么赔偿。让晓丽嫁他是不可能的。晓丽的舅舅说。

晓丽的心开始稳下来,渐渐地,泪水不再流了。只是,她不再唱,也不再跳了。虽然每天还是上班,但下班后就把自己关在小屋里,而且还在门上贴了一张写着“谢绝任何来访”的纸条。

至此,这件事在小镇上几乎尽人皆知,晓丽的名字更是传得家喻户晓。

晓丽的舅舅又来了,他要把晓丽调走。

调走是最好的办法。院长点点头,看了看晓丽的舅舅,其实,我也一直这么想。

晓丽却使劲摇头。

舅舅和院长睁大了眼睛看着晓丽。

晓丽只是默默地坐着,她想,他还没有结婚。她的脑海里似乎就只浮现着这句话,他还没有结婚。

你怎么想啊?舅舅审视了晓丽半天。

我想我应该嫁给他。晓丽看了舅舅一眼,我决定嫁给她。

舅舅和院长惊讶得张大了嘴巴。

晓丽,你应该听你舅舅的。院长说,你应该好好想想,你不能这么做,你要好好想一想。

我已经想好了。晓丽说。

舅舅站起来,又坐进沙发里。搓着手,又站起来,在地上走着,忽然停在晓丽身边问,你为什么这样想?

我不应该这样想吗?

你过去认识他?

不认识。

你是在医院里和他熟悉的?

也不是熟悉。

这么说,你也不了解他?

对,是不了解,我不认识怎么了解。晓丽看着舅舅,我现在什么都不去想了。

舅舅又坐进沙发里。

院长说,这是一辈子的大事,晓丽,你可得想好了,千万不能任性。

你想得太荒唐。舅舅又站起来,在地上走着。舅舅说了很多,越说越来气,这太荒唐,你什么都不懂,我说你什么好,你什么都不懂!

我已经想好了,晓丽说,我想了,我妈也会同意我这样做的。他妈说得对,他还没有结婚。

舅舅气哼哼地走了。

院长看了看晓丽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后来,晓丽真就和那个小伙子结了婚。这又震动了小镇,就如同结婚时突然响起的一串串鞭炮一样。

一年后,晓丽的肚子渐渐隆了起来,过了几个月,生下了一个男孩,喜得那家人都咧开了嘴巴。

小伙子的病是彻底好了。

孩子长到三岁的时候,有一天,晓丽平平静静地对丈夫说,咱们离婚吧。

事情传开,就又惊动了小镇。

真的吗?

那还有假,都进法院了……

晓丽离婚后,又住进了原先住过的那个小屋里。在一个休息日,她乘车去了市里。

我离婚了。她对舅舅说。

她来似乎就为了告诉舅舅这句话。

离婚?舅舅看着晓丽,好像没有听明白。

离婚了。晓丽说。

他同意了?

法院同意了。

孩子呢?

判给他了。

你舍得?

舍不得也舍了。

你妈同意吗?舅舅问。

晓丽觉得舅舅不该这么问,她看了一眼舅舅,我觉得我应该这么做,我很好。

舅舅默默地看着晓丽。

晓丽忽然大哭起来。

二、高小芳

小芳连着参加了三年高考,却连个中专都没考上。想到一辈子要生活在农村,便痛心不已。

娘说,想离开农村,也不单只上学这条路。我去求求你舅姥爷,看他有没有别的法。

小芳的舅姥爷在县里当大夫,谋事的路子很宽。没多长时间,就在城里的一家商店给她找了份工作。

商店经理是个四十七八岁的男子,小芳报到时,他从沙发上欠了欠身,你先站几天柜台,等有合适的工作,我再给你安排。

让您费心了。小芳垂着头坐在对面的沙发上。

你的情况我都知道,先慢慢来,找机会把户口办进城,身份就不一样了。经理抽了几口烟,我和你舅姥爷多少年的关系了,自然会照顾你。

小芳看着经理,觉得他比四十岁的还父亲年轻许多。

小芳每天上班都很早,扫地,打水,把柜台和橱窗的玻璃擦得干干净净。

半个月后,商店发放半年奖金,没有小芳的份。

经理悄悄告诉小芳,晚上下班时晚走一会儿,到我办公室来一趟。

小芳下班的时候和大家一起走了,然后又骑着车子返回了商店。

经理塞给小芳一个纸包,这是半年的奖金。

我上班还不到一个月,这钱不能要。小芳推脱。

经理不说话,紧紧地看着小芳。

小芳红着脸,把钱接了过来。

不要跟别人说。经理说。

小芳点了一下头,我知道。

过了几天,小芳用这钱给经理买了两条烟。

不久,经理让小芳做了出纳员。

经理说,这个工作得让我放心的人去干。

小芳的脸红红的,心里充满了感激。

有一天,经理找到小芳,明天你嫂子新华北京12月8日电(卫敏丽)以“长期照护、远离虐老”为主题的第七届全国老人院院长论坛8日在京举行。参加本次论坛的200多名老人院院长围绕家庭关怀、机构服务、社会政策等涉及养老服务业发展的诸多方面出差,我也要出门,晚上就到我家睡吧,顺便帮我照看照看家。记住了,千万不要领别人去,你一个人害怕吗?

小芳摇着头说,不怕,我小时候就自己睡一个屋子。

那你下班后就去吧。经理说,冰箱里什么都有,想吃什么就自己做,谁敲门都不要开,不吱声就行了。

小芳点了一下头,你放心吧。

第二天,经理让小芳给他买了火车票,他把家门的钥匙给了小芳。

下了班,小芳径直去了经理家,吃了自己在路上买的一包方便面,洗了脚,打开电视,坐在沙发上看,边看边想,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住上这么好的楼房,过上城里人的生活啊?

睡梦中,小芳觉得有人在轻轻地推她,醒醒,醒醒。

她不情愿地睁开眼睛,是经理,怎么是经理?他不是走了吗

经理说,上车前和几个人喝酒喝多了,把车误了。

小芳坐起来,想穿衣服。

都半夜了,躺着吧。经理轻轻拍了一下小芳的脑门。

小芳不动了,也不知说什么好,她觉得她不该再躺下。

经理坐在沙发上抽烟,黑暗中,小芳看到烟头上的火一闪一闪地亮着。

小芳说,经理你也睡吧。

你睡吧,再有几个小时就亮天了。经理打了一个哈欠。

小芳看着烟头上的火一闪一闪地亮着,忽然想到经理没有儿女,心里不由得打了一个颤。

你怎么还不睡?经理问。

我睡,这就睡。小芳说,你快躺下睡一会儿吧,往后别再喝那么多酒了。

是,是。喝酒的人总是把持不住自己,这样的事有几回了。经理说着,又点着一支烟,他吸了一口,那烟头上的火就很亮。。

酒不是好东西。小芳说。

经理说,酒确实不是好东西。

小芳说,我躺下了,你也睡吧。

经理终于和衣躺下了,就躺在小芳身边。

夜好静,屋子里也好静。小芳睡不着,小芳知道经理也没有睡着。

怎么还不睡?经理问。

我就睡。小芳说,你也睡吧。

小芳就一动不动地躺着,后来就听到经理轻轻的鼾声。

小芳睡不着,却还是一动不动地躺着,不知躺了多长时间,突然开始脸热心跳,好象做梦似的,感觉自己抖在一双臂弯里,全身被火样的东西灼烤着,五脏六腑仿佛都燃烧起来,身子抖成片片了。轰地一下,火热火热的脸,火热火热的身,就碎了,酥了。热辣辣的风,大团的云,大团的雾,就粘住了她。天倾地斜,她就没了自己,只有尖细的声音,撞到这边,又撞到那边。后来,声音哑下去,她渐渐地瘫下来,倦倦地躺着。

我这是怎么了呀?她听到经理在说,好象在说梦话,再不喝酒了,再也不喝了……

小芳的眼泪流了下来,她把头偎在经理怀中,想到经理没有儿女,她就觉得这没有什么。

她想,这真的没有什么。

小芳想开了,就很愉快,眼睛也开始变得明亮了。

时间过去了一年。

商店里又来了一个女孩,一个挺漂亮的女孩,经理就对小芳慢慢地疏远了。不久,小芳看到那个女孩下班后,偷偷去了经理家。

小芳什么都明白了。

过了不久,小芳离开了商店,她没让舅姥爷帮忙,自己找到了一个更合意的工作。不到两年,便把户口迁进了城里,而且,有了很大一笔存款。

小芳很阔了,打扮也很时髦,完全不是昔日的乡下女了。

可是有一天,小芳却突然间死了。法医检验后,确认是自杀。

时年,小芳二十五岁,未婚。

共 494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【乡女二题】这两篇小说,笔调冷峻,以年少的真实去碰撞这个世界的真实,得到的结果,自然远比想象中的要真实残酷得多。无论是张晓丽,还是高小芳,都是作者笔下的符号人物,并借之予以警示警醒。同样,经理和小伙子亦然,只代表芸芸众生中一相。作者并没有去批判任何的意图,正是让读者去分辨,让人在生活中学会分辨。推荐欣赏,问好文友!【山水神韵:万少枫】【江山部精品推荐】

1楼文友: 15:25:14 问好文友,小说叙述很有功底,冷峻从容,不过结局似乎还可再作调整,感觉少了些意料之外的东西。个人看法,不对之处还望见谅! 只是晚唐秋

回复1楼文友: 18:55:5 问好少枫,建议很中肯,容我有时间再细琢磨,敬茶!

2楼文友: 12: 4:56 乡女二题,委实不错。欣赏学习了! 读书写文,乃雅兴欣赏,沉其内,即使百年也不孤独!

回复2楼文友: 21:02:2 谢谢赏读,问好!

楼文友: 20:11: 5 欣赏老师佳作,下笔从容,干净利落都是来自全球的人,学习了。问好。 我的田园,我的爱人!

回复 楼文友: 21:0 :15 感谢读评,问好!

4楼文友: 18: 5: 4 小说写得极有味道,拜读学习啦,问好老师,创作愉快! 宠辱不惊,望天空云卷云舒;去留无意,看世间花开花落。

回复4楼文友: 08:11:5 感谢总编赏读,诚挚问好!

润喉药
先声药业研发
治疗长期便秘的偏方
友情链接
南昌娱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