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情感

梦回武唐春 第306章 势如破竹

2020-03-10 来源:南昌娱乐网

梦回武唐春 第306章 势如破竹

武则天定下秦景以后,这镇压叛乱的重任当然就压到了秦景的头上,至于説秦景,他现在是开心的不得了,在大内窝了这么多年,秦景觉得他总该是有出头之日了,而这次镇压叛乱就是他立功的大好时机。

带着这种想法,秦景也是兴奋的不得了,当天下午他便是带着武则天给他的十万人马,浩浩荡荡的离开长安城,北上博州去镇压叛乱去了,李遥也是亲自送秦景出东门,并且和秦景千叮咛万嘱咐,要他不要大意,李冲不是那般容易对付的,可秦景只是乌秧秧的diǎn头,也没有将李遥的话放心里去。

李遥对此也是颇感无奈,送走秦景以后,李遥才长叹着气返回了义府之中。

秦景走后,长安城里所有人都是心情十分忐忑,想知道秦景有没有将李冲叛乱镇压,就这般,时间匆匆而过,转眼间,离秦景率军离开长安城,已经是过了整整十日的时间,这十天里,长安城内人人提心吊胆,就生怕秦景抵挡不住李冲,李冲一朝打到长安城来,到时城门失火,亦会秧及池鱼。

这一天正午时分,李遥依如往日一般,在义府里陪着董明珠和胭脂悠闲玩耍,正当李遥玩的兴起的时候,程凌薇的身影突然是出现在了义府大门外,她往义府大门外一站,先是冷眼一瞪义府门口守着的两个侍卫,接着才一个纵身直接闯进了义府之中,那守门的两个侍卫是想拦都拦不住。

她一冲进来,就看到前院里悠闲的李遥,瞪着李遥便是大喝道:“你这个卑鄙无耻的xiǎo人,你居然坑我?”

“哟!这不是程楼主吗?今天吹的是什么风啊!竟然是把程楼主给吹到我这儿来了?”李遥停下动作,转头盯着程凌薇呵呵讪笑,脸上的表情一阵惬意。

她就等着程凌薇来找他,等了十多日了,今天程凌薇总算是来了,李遥现在这心里简直就像是一泄千里般的舒服,反正越看程凌薇这种生气的样子,李遥心里越是爽快,巴不得程凌薇气死去。

程凌薇见李遥还在装傻,她又是骂道:“琅琊王发动叛乱之前,你就把你在长安城里所有的产业全部的转卖给了我们,现在叛乱一起,长安城里人人自危,谁都不敢再买卖地皮商楼,你説説,你这不是坑我们是什么,难不成你早知道琅琊王会发动叛乱?”

“我怎么会知道,我又不是神仙,我本就想着卖你个人情,不和你们争,你现在到好,竟然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的跑来这儿骂我卑鄙无耻,程楼主,咱们话可説清楚了,之前谈的时候,我们没有逼着你们买吧!是你们自己要买,关老子屁事儿。”李遥把头别向一边,以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,恶狠狠的回了程凌薇这么一句。

“你……”程凌薇当场就被李遥给説的语塞不已了。

事实的确就像李遥説的那样,双方是公平交易,谁也没有逼着谁,程凌薇此时跑来找李遥麻烦,不免显得有些胡闹,但李遥的确是把她和夏凌坑的不轻,如今李冲叛乱一起,长安城内生意再不像以前那么好做,买来的李遥那些地和商楼,现在就成了烫手的山芋,想卖都卖不出去。

仔细想想,那可是五千万两银子的产业啊!一但这些产业砸在程凌薇和夏凌手里,两人以后的日子过真就不好过了。

越想着这些,程凌薇心里越是气愤。

某一刻,气不过的程凌薇,直接是举起拳头纵身往前一跃,就要一拳给李遥砸到他的脸上,胭脂就站在李遥身旁,程凌薇刚一动,她便是猛的挡到李遥身前,xiǎo手只是一伸便是将程凌薇袭来的拳头挡住,然后抬起xiǎo脚,一脚就给程凌薇踢到了她的肚子上,将她踢的重重倒飞出去。

冷冷的瞪着地上躺着的程凌薇,胭脂冷道:“打你又打不过,论头脑你也不及我,你还跑到这儿来胡闹,真是自找苦吃,劝你还是赶紧回去侍候会长吧!少在这里撒泼了。”

“我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程凌薇气的从地上撑起来,甩下这样一句狠话之后,她飞快的转身冲出了义府。

李遥也有注意到,程凌薇跑出去的时候,她不停的伸手抹着眼中渗出的泪水,李遥真的很想对她説一声抱歉,但一想到当初程凌薇的移情别恋,李遥再多抱歉都全部给他吞回了肚子里去。

他就是要让程凌薇知道,当初她选择夏凌是错误的。

而程凌薇离开以后,李遥也没有心情再呆在府里悠闲了,本来李遥还想着出去逛逛的,可就在这时,嫣红与凌红二人又是来告诉他,説武则天召他御书房晋见,李遥一幅大好心情,顿时消失殆尽。

百般无奈之下,李遥只得不情愿的进了皇宫。

他来到御书房的时候,除了武则天和李旦这个傀儡皇帝以外,就还有娄师德与董怨等一众重臣,与十日前他第一次来御书房见武则天的时候差不多,反正也都是那些人。

李遥一进来,他便是赶紧的向武则天和李旦行礼,武则天则是挥手道:“不用多礼了,这次哀家将你们叫过来,是要告诉你们,十日过去了,刚刚传来消息,説秦景率着大军北上至通州时与叛乱军相遇,双方在通州大战了五天五夜,最后以秦景败北被擒而告终,现在通州已经被李冲的叛乱军占据。”

“什么?秦景被擒了?”李遥惊的大叫出声。

他万万不敢相信,秦景竟然在通州被李冲给擒了,这简直出乎李遥的预料。

武则天则是摇摇头,冷道:“据前方传来的消息,秦景确是打仗了得,但他为人太过于狂妄自大,这次若不是因他狂妄一时失手被敌方将领所擒,恐怕大军也不会这么快就在通州败北。”

“哪个敌将擒的秦景?”李遥追问。

“驸马的亲哥哥,薛顗。”武则天説着这话的时候,她的脸色难看到了极diǎn。

御书房中所有人皆是识趣的闭上嘴巴,谁也不敢多言。

大伙儿都知道,武则天可是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太平公主,下嫁给薛绍的,这几年薛绍和太平公主倒也算过的幸福,而且最近太平公主还刚给薛绍生了一个儿子,如今薛顗跟着李冲发动叛乱,整个薛家人还不得跟着遭秧吗?

可薛绍毕竟是自己女儿的丈夫,要武则天真下狠手将薛绍处死,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。

一众人沉默,气愤的武则天又是猛的一拍御书桌,瞪着御书房中一众人喝道:“刑部尚书可在?”

“回太后,微臣张令在。”武则天话音刚落,角落站着的刑部尚书张令,便是急忙的站了出来,低头秉道。

“你马上带着人去把薛家给哀家抄了,除薛绍,你把他关押进天牢外,其它人一律处斩,一个不留。”武则天想都没想,直接对张令下了这样一道命令。

张令听的当场身体一颤,不敢应承也不敢出言相劝。

到是一旁站着的娄师德,适时的对武则天説道:“太后,现在李冲所率叛乱军,正处于势如破竹之时,太后这时若是再杀薛顗全家,恐怕会适得其反,更加让叛乱军气势上升啊!”

“通州下一座城池,就是荆州,你给狄仁杰传达哀家的意思,要他一定在死守荆州,半月内不能败了,若是哀家要再派人领着军队前去镇压叛乱,至少也得半月才能到达荆州。”武则天压根儿就没有在乎娄师德的劝言,只是自顾自的分析起眼下的形势,并且让娄师向狄仁杰传达这样的命令。

李遥当场就听愣神了。

搞了半天,通州的下一座城池就是荆州啊!那照这么説来,如果大唐再不派去一个足智多谋能力压李冲的将领,恐怕李冲就会直接带着兵打下荆州,一路挺进腹地直接长安城,所以説,荆州必不能失,一旦失了荆州,武则天就算是真的玩儿完了。

心里想明白这些,李遥赶紧的对武则天説道:“太后,怀义向太后请兵,我愿领着军队前去荆州镇压叛乱,毕竟荆州还有我狄老哥在,做人不能无情无义,我必须要去救他于水火之中才是。”

“你从未领兵打过仗,你去怎么行?”武则天反问。

“那太后再派一个有作战经验的人陪我一起去,那不就成了,有了他的作战经验与勇猛,再配上我的足智多谋,我相信一定能将李冲叛乱镇压。”李遥抱起拳头,铿锵的请求起武则天。

武则天见他这般坚定的模样,又是抬头看向娄师德,娄师德这一次却是奇怪的一句话没有説,那边呆愣着的刑部尚书张令,见武则天执意要杀薛家人,他没有办法,只得向武则告退离开,带着人去薛府抓人去了。

而武则天愣在那儿想了好半天以后,她最终才应道:“好吧!你从来没有让哀家失望过,这次哀家也相信你,你就带着程伯献一起去,由你们二人带兵赶赴荆州镇压叛乱。”

脑血管堵塞治疗方案
啥牌的儿童止咳药用药安全
廊坊妇科医院哪家好
友情链接
南昌娱乐网